升遷暗影

嗅到新的機會(2)

類別:鄉村小說 作者:閑云先生 本章:嗅到新的機會(2)

    高朝東道:“這人是不是長得高高瘦瘦的,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

    吳華美道:“是的是的,這個年輕人就是戴眼鏡的。”

    高振宇覺得父親這個問題問的有些蹊蹺,便馬上對父親問道:“對了老爸,你說的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么人啊?感覺你好像知道了這個人似的。”

    高朝東解釋道:“這個年輕人是市委辦公室梁秘書的侄兒,叫梁全山,是梁秘書讓他來找我,這個梁秘書啊,在市委就跟我說了幾次這事兒,但是都被我拒絕了。沒想到這會兒他竟然找到咱們家里來了。”

    高振宇道:“呵呵,這梁秘書可真逗啊,在找關系的時候都不想想我爸是多么公正嚴明的一個人,跑我們家來走動,簡直是浪費時間嘛。”

    高朝東道:“梁秘書這個人雖然工作能力平平,但他的消息卻靈通的很,不知道什么時候聽說了劉書記對秦秘書不滿意,所以他本人最近也在張羅著,能夠成為劉書記的秘書呢。”

    聽到這個信息高振宇馬上吃驚了起來:“爸,您說劉書記還有換個秘書的念頭?”

    高朝東聽兒子問出這個問題,馬上就變了臉色,道:“振宇,這事兒你可別亂說,這都是寫傳言,不真實的事情,你今天聽了就聽了,要是敢給我傳出去,我跟你小子沒完。”

    高振宇道:“爸,這您就放心吧,我可不會傳出去的,但我還是想問您一個問題,就是您說這傳言是真的嗎?要是真的傳言的話,你倒是可以給我引薦一下,您說讓我成為劉書記的秘書,那我可就光宗耀祖了。”

    高朝東再次打斷了兒子的臆想:“臭小子,這事兒你想都別想,你以為給劉書記當秘書就那么容易嗎?我看你就別打這主意了。”

    父親的為人高振宇還是蠻清楚的,所以這會兒他知道多說無益的道理,便沉默住了。

    高振宇有一種強烈的感覺,父親說的劉書記對秦遠方不滿意,很有可能是一件真事兒,而自己要是能夠抓住這個機會,成為劉書記的秘書的話,說不定自己將來的仕途可就平坦多了。可是如何成功地成為劉書記的秘書,這倒是很需要動一下腦子啊。

    ……

    一臉幾天的時間,高振宇都在試圖去打聽劉書記是不是有換秘書想法的傳聞,可是打聽來的傳言有虛有實,讓他也很難搞清楚這些個傳言啊不是真的。

    有了這樣的想法,高振宇心里的花花腸子也多了起來,他先是想到了應該和金仕潔多多接觸,看看市委對于劉書記要換秘書的傳言是不是真的存在。可是,在想到了金仕潔之后,高振宇的腦袋里卻又想起了一個人來。那就是他認為是自己曾經的福星的孔秀蘭。

    是呀,之前每當為一些事情感到很迷茫的時候,高振宇都會想到和孔秀蘭打交道,而每當跟孔秀蘭打了叫道之后,他所遇到的麻煩似乎都可以很好地解決。高振宇心里有了和孔秀蘭約會的想法,也就開始籌劃起行動來了。

    這天下午班結束之后,高振宇便給孔秀蘭發了一條短信。“姐,晚上有時間嗎?我想你了。”然后他就在市政府附近的小道上等待起了蘭姐的回信。

    孔秀蘭沒有給高振宇回信,而是直接就將電話打了過來。

    “喂,振宇啊,是不是想姐啦?”

    高振宇聽著孔秀蘭的聲音,笑嘻嘻地說:“姐,你知道我想你啊,那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哪里呢?我請你吃飯行嗎?”

    孔秀蘭道:“傻小子,你要是想請我吃飯,倒不如直接上我家里來呢,我家里好菜有的是,你盡管來吃就是了。”

    “呵呵,姐這怎么好意思呢?說好了是我請你吃飯的嘛。”

    “臭小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是吃一頓飯,在哪里吃還不是都一樣的嗎?”

    于是乎,高振宇也就不再糾結了,對著電話笑吟吟地回答道:“嗯,好吧姐,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

    孔秀蘭道:“知道就好,你現在快點過來吧。”

    到了孔秀蘭的家里,孔秀蘭的第一句話就是:“振宇你今天可是難得主動上我這兒來啊,說說看,你約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高振宇說:“呵呵,姐,我剛剛在電話里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想你了。”

    孔秀蘭說:“嘿嘿,是真心話?”

    高振宇輕輕地握住了孔秀蘭那纖細的小手,說:“姐,我跟你說的話兒,句句都是真心的。”

    “臭小子,嘴巴真甜。”孔秀蘭笑吟吟都看著高振宇的臉道。

    高振宇淡淡地笑了笑,說:“姐,那你想不想嘗嘗,我的嘴巴是不是真的很甜呢。”

    孔秀蘭說:“好啦好啦,你就別跟姐貧嘴了,先在大廳里等著,姐給你弄好吃的去?”

    高振宇抱住了孔秀蘭那柔軟的身子,道:“姐,我看你就別給我張羅飯菜了,你還是先陪陪我嘛……”

    孔秀蘭只好點點頭,道:“好吧,咱們在沙發上坐會兒吧,姐先給你倒杯酒。”

    高振宇點點頭。

    兩人在沙發上喝了一回兒酒,高振宇找了個時機對孔秀蘭問道:“對了姐,我有件事想要問問你。”

    孔秀蘭喝了口酒,說:“呵呵,我剛剛說對了吧?你就有事情找我的。”

    說著,孔秀蘭像一個小女人一樣,輕輕地攬著高振宇的脖子,含情脈脈地說:“小男人,你說說看,這次找姐,是有什么要問姐的?只要姐知道,都會告訴你的。”

    看著孔秀蘭那意氣風發信誓旦旦的樣子,高振宇忍不住笑了,說:“呵呵,姐,你真好。”

    “傻小子,想要姐回答你的問題,就看你表現咯。”孔秀蘭說著,吊在高振宇脖子上的手臂微微地上升,整個人往上浮起,溫潤的小嘴就直接貼到了高振宇的嘴唇上。

    有了孔秀蘭的主動,高振宇也就更加的瘋狂了,他的大舌頭追逐著孔秀蘭滑潤的丁香小舌,終于,在品嘗了許久略帶紅酒香的口水之后,高振宇纏上了她的小舌頭,搭在孔秀蘭身上的手也開始慢慢的往上爬,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普通的t跟一條長褲。

    “姐,其實……”

    “傻小子,先別問,好好地陪陪姐。”

    高振宇一只手抓住了那個連他的大手都不能夠覆蓋住的**后開始揉捏了起來,孔秀蘭臉頰微紅,雙眸緊閉的享受著他的撫摸。在兩人快要窒息的時候,高振宇將放在孔秀蘭口中的舌頭收了回來并且吻上了她精致的鎖骨。這個時候隔著外衣的撫摸已經滿足不了高振宇了,他將手伸進了她寬松的衣服后順手解掉了她的bra,孔秀蘭已經動情了。

    “振宇,啊……啊……”孔秀蘭輕輕地呼吸了一下。

    “姐,怎么了?”高振宇輕輕地湊到她的跟前道。

    “我們去房間吧……啊……啊……”

    “好吧姐,我抱你進去。”

    高振宇一把抱起了孔秀蘭后并沒有走進房間內,輕輕地把她放在了沙發上面,“不要……不要在這里!”孔秀蘭輕吟道。“姐,那你說去哪里啊?姐,你可想死我了。”說完高振宇就脫去了自己跟她的上衣,孔秀蘭看見他壯碩的身材后臉色又是一紅,閉著眼睛開始期待著高振宇更加深入的攻勢。高振宇當然發現了這么明顯的異狀,就把她的手撫摸上了自己的腹肌。同時也在享受著她的手掌觸摸自己身體的感覺。

    “振宇,我要你,我要你。”孔秀蘭羞澀道,高振宇聽見后仿佛被中了樂透一樣欣喜。

    高振宇于是開始了另一個攻勢,準備將孔秀蘭的長褲觸底哦。雖然這個過程有些艱難,但他還是成功的脫掉了她的長褲,當然,剩下的那條黑蕾絲小褲褲他也沒有放過。看著孔秀蘭白皙雙腿間的那片黑森林,高振宇忍不住伸出手撫摸住了其內的小鮑魚。她下面的那張嘴仿佛會說話一樣,他的手剛到就被吸了進去,里面的軟肉蠕動著讓他的小弟弟漲得快要爆炸了一樣!

    而高振宇另一只手也沒閑著,伊然在孔秀蘭的**上留戀,吻著她鎖骨的大嘴也來到了她的**處。每當他的舌頭略過奶尖,孔秀蘭就會忍不住顫抖一下。“啊~哦~喝~喝~***啊!要飛了~振宇,我要飛了!”高振宇的含,吸,輕咬,**,這四個小技巧竟然讓孔秀蘭迎來了快速的高潮,眼神嫵媚極了。

    見時機跟前戲都已經差不多,高振宇立刻將怒漲的小弟弟頂到了孔秀蘭的**門口摩擦著。“振宇,不要弄了!快點進來啊……振宇,我受不了了!振宇,我你的小弟弟啊!”孔秀蘭尖叫著呻吟道,雙手想要抓高振宇的小弟弟放進她那已經濕透的**里止癢。

    “姐,我也想要你,我也想好好地要了你。”高振宇偷笑道。

    看孔秀蘭**的樣子,高振宇忍不住將小弟弟一把挺到了孔秀蘭小花園的深處!隨著那種緊致的感覺慢慢襲來,高振宇不禁深深地吐了口氣。“啊……就是這樣,振宇……繼續啊!振宇,我喜歡,我要啊!***~好爽啊……”

    一邊聽著孔秀蘭的呻吟,高振宇的速度也在加快著,為了讓孔秀蘭盡快達到高潮他就開始了九淺一深的**著,每一次的深入都讓孔秀蘭**連連,舒服的都要升天了一樣。

    好幾次高振宇都快要受不了松開精關,差點一舉讓在她體內留下他的種子,但是為了盡興他只好勉強地忍住了。

    高振宇沖刺的速度提升到極點,小兄弟被刺激得成了一只發了瘋一般,開始激烈地戳干孔秀蘭那又滑又有伸縮性的潤小花園。

    汗珠從高振宇額上流下,匯聚在高振宇的下巴,一滴滴地濺散在她布滿晶瑩汗滴的胸脯。孔秀蘭陷入半狂亂的狀態,她的頭激烈地左右搖晃,雙手用力打著床面。“噢!…噢!…”高振宇知道高振宇已經到達他的極限了,在下面任何一秒鐘他都會徹底地失控。

    高振宇使出疲憊肌肉里僅存的一點力量,一面粗暴地親吻她的蓮房,一面重重地對她施以最后數擊。“啊啊啊……啊……啊……啊……喔……”每一次都使孔秀蘭都發出痛苦和快樂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聲。

    孔秀蘭也以夾緊屁股的肌肉,挺起**作為回應。她早已迷失了,因為身體涌出來的**讓她沒有時間考慮自己的回應,她只能本能的回應著高振宇的**。突然間,孔秀蘭尖叫一聲后,她停止動作,寂然無聲,全身隨即僵硬,身體粉碎般的強烈高潮襲擊著她的大腦,全身都不斷的顫抖,身體在無意識地猛烈地哆嗦著。在她體內深處,一圈肌肉套緊了高振宇,劇烈地痙攣著。

    這時她的小花園急速收縮,高振宇那根小弟弟好像也被緊緊挾住不能抽動,只感到被高溫的柔軟物團團包圍,接著就有股黏液噴向本錢,小花園肌肉一緊一松,裹著高振宇的小兄弟在抽搐,一下子,小兄弟像被溫柔地**、本錢像被猛力吸啜,令尿道變成真空,引曳著高振宇體內蠢蠢欲動的精液,牽扯出外。

    “啊,姐……我,我也受不了了……”說完之后高振宇快速抽動了十幾下,將體內存了好幾個月的子孫們全部注射進了孔秀蘭的子宮里。任那噴出熱漿的小兄弟,在她體內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盡情地輸送。無比的快意將大腦充塞得爆滿,對外界所有一切全沒反應,全身神經收到一個信號:就是高潮時那種休克般的窒息感覺。

    而她被高振宇擠壓得動彈不得,自己也正達到高潮,張著嘴角吐出僅余的氣息“噫……”可以聽見她微弱的聲音,那是子宮被高振宇熱熱噴射時的感動聲。“啊~”孔秀蘭受到火熱的精液灌澆后渾身一顫,滾燙的**就充滿了高振宇的小弟弟讓他微軟的小弟弟再次硬了起來。她的小花園深處也一吸一吸的,要把高振宇吸干似的。兩人都無力起身,只是互擁著汗流滿身的對方,高振宇趴在她的身上,和她一起喘著氣。她輕撫著他的頭發,時而用力抱緊他,用手輕拍著他的背,像個母親在撫慰著小嬰兒一樣。

    高振宇把如同死魚般的孔秀蘭的身體翻了過來,將她的屁股崛起,小弟弟再一次頂進了孔秀蘭的花心內。啪!啪!狠狠的在孔秀蘭屁屁上面留下了兩個紅印后,高振宇加快了**的速度,好在高振宇已經射過一次了,這次能堅持更久一些……

    孔秀蘭疲憊的白了高振宇一眼,“振宇,你還想要啊……”

    “那是當然,姐,你這么好,我當然舍不得就這樣停下啦,我要你,我要你,我要狠狠地要你……”

    房間里,一陣鶯聲燕語。孔秀蘭忍不住嬌顫不已,香汗如雨飛灑,高振宇只手扶住她濕滑的纖腰,讓她自主地挺扭不休,女體幽甜的香氣隨著她的汗珠潑灑,不斷地飛散出來,蒸得滿屋子都是淫糜的香氣。

    隨著高振宇的攻勢漸漸地深入,房間里的兩個人都慢慢地進入地狀態,高振宇就像是一個出色的騎手,騎上了一匹纖弱的馬兒,在寬廣的草地上奔跑了起來……

    “小男人,你今天可真是夠猛的,看在你表現的這么好的份上,姐打算回答你的一切問題。”享受完高振宇身上的極度爆發力后,孔秀蘭心滿意足地吐了口氣道。

    高振宇對自己剛剛的“戰功”非常的滿意,他順著孔秀蘭光潔的身子爬向了床頭柜,從上面拿出一包煙,輕輕地抽了起來,吞了口香煙,他淡淡地笑了笑,說:“姐,應該都怪你才是,誰讓你這么迷人的,你這么迷人,我當然要好好地讓你舒服咯。”

    “臭小子,你這張嘴啊,真跟抹了油似的,哎……”孔秀蘭回味著剛剛高振宇給他帶來的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意。

    “姐,那你說說,你到底喜歡不喜歡我這樣的嘛,你要是不喜歡的話,以后我只要在你的面前就表現出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好不好?”高振宇戲謔地說道。

    “臭小子,你總是這樣。”孔秀蘭故作生氣地別過臉去,“你再這樣的話我就不理你啦,快說吧,你想問的問題是啥?”

    高振宇輕輕地愛撫著她胸前的那一對果實,笑了笑說:“姐,你們在接待處工作那么長時間,我想你手里掌握的信息資源應該比較多吧?”

    孔秀蘭說:“哦,臭小子,你到底想要問啥呀?別兜圈子,快說。”

    高振宇醞釀了一下,道:“姐,是這樣的,我最近聽到了一個消息,說劉書記的秘書秦遠方,在劉

    書記那兒挺不受待見的,你在接待處能夠聽到的消息多,所以我想要在您這兒證實一下。”

    孔秀蘭聽著高振宇的話,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說:“臭小子,這個消息是從哪里聽到的?你爸那兒了解的嗎?”

    高振宇馬上爭辯道:“姐,要是這事兒是從我爸那兒聽到的,我就直接向我爸打聽了,用得著跟你打聽情況嗎?”

    孔秀蘭說:“那你總的先告訴我,你打聽這個信息干嘛吧?”

    高振宇說:“姐,我打聽這個事兒……我……”

    孔秀蘭又問:“臭小子,這個理由很不好回答嗎?還是你擔心將這個事兒告訴我會讓你的利益受到傷害呀?”

    高振宇馬上辯解說:“姐,瞧你這話說的,我是這樣的人嗎?”

    孔秀蘭皺了下眉頭,說:“既然你說你不是這樣的人,那就跟姐說說,你為什么要跟姐問這個問題?不說姐可是會胡思亂想的哦。”

    高振宇心想,自己這會兒來找孔秀蘭,目的就是為了向孔秀蘭了解秦遠方是不是已經不受劉書記信任的事實,既然目的都亮出來了,其他的事情再藏著掖著也就沒有什么意義了,便頓了頓道:“姐,我就實話跟你說吧,我一直都覺得督查處根本不適合我,一點兒也不適合我,所以我一直都想過摞個窩。”

    孔秀蘭道:“傻小子,那你老實地告訴姐,你的目的是不是曾為劉書記的秘書?”

    高振宇點點頭,道:“是的姐,我現在的目標就是成為劉書記的目標。雖然我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只是一個小小的督查員,但是我相信,只要我肯努力,只要我肯花點兒時間去好好操作計劃,我相信我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

    孔秀蘭倒沒有對高振宇的目標有什么興趣,而是嘆了口氣,接著問道:“振宇,那你能夠告訴我,你是什么時候有這樣的想法嗎?”

    高振宇迅速地把自己準備說出來的話在腦袋里過了一遍,道:“姐,你還記得之前一段時間,有不少人因為大富豪酒吧事件而懷疑我的劉書記的人的事情嗎?”

    孔秀蘭聽著高振宇這刻意向他問出來的問題,笑了笑,道:“傻小子,你可就別跟姐打啞謎了,你還是快跟姐說說你的原因吧?讓我猜謎語,我可猜不出來。”

( 升遷暗影 http://www.lrytwn.tw/0/11/ ) 移動版閱讀m.shubao666.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升遷暗影》,方便以后閱讀升遷暗影嗅到新的機會(2)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升遷暗影嗅到新的機會(2)并對升遷暗影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乐时时彩下载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