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暗影

力拉攏本地實力官力員(1)

類別:鄉村小說 作者:閑云先生 本章:力拉攏本地實力官力員(1)

    拉攏本地實力官員

    果然,在楊大東向岳寶磊說出了丁強這個話題的時候,岳寶磊的臉上的神情迅速地發生了變化,他在楊大東的面前頓了許久,才開口道:“老楊啊,你老實地告訴我,你有沒有跟丁強的手下人私下見過面或者有什么私底下的交易呢?”

    楊大東道:“岳局,這個真沒有,你不是跟我們說過了,丁強不管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們,只要不是他親自跟我們見面,我們就可以完全不當一回事的嗎?”

    岳寶磊道:“對呀,既然你沒有私底下和丁強的手下人接觸,那你怕什么呢?法院和檢察院的那些人之所以被劉維明和姚志東整了,并不是丁強把他們招出來,是丁強的手下把他們招出來的。我當初讓你們除了丁強,不要和他的任何手下接觸,就是為了保護你們。現在啊,只要丁強不把你們招出來,你們就不會有任何事情了。”

    楊大東道:“岳局長,我知道只要丁強不把我們招出來,我們就不會有事情的,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丁強頂不住壓力……”

    岳寶磊頓了一下,道:“我知道,是說萬一丁強頂不住,會把我們全毀了,對嗎?但是我也不得不告訴你,這一點你完全可以放心,丁強是我的小舅子,我相信他,他要是頂不住,我們現在早就出事了。”

    楊大東道:“岳局,我知道丁強是一個很沉得住的人,可是總有萬一的嘛,我們是不是應該事先采取點手段?”

    岳寶磊道:“你說的萬一,就是一萬分之一,這是一種很小的幾率,你怕什么?至于耍點手段,我們現在是必須去耍點手段的。”

    楊大東瑞然對岳寶磊之前那種輕描淡寫的態度不滿意,但聽岳寶磊也提起了耍手段的重要性,便馬上來了精神,道:“岳局,那你說我們現在具體該怎么辦啊?”

    岳寶磊道:“先等等吧,現在他們正是氣勢如虹的時候,我們一時間也是拿他們沒有辦法的,得好好等等,因為我們現在還缺一個好的時機。”

    楊大東道:“岳局,這話我就聽得不是很明白了,這個時機……到底指的是什么?還有呀岳局,現在要是可以給那些人上手段的話,你說我們應該采取什么手段?我又應該做點什么?”

    岳寶磊道:“你現在先別管這么多了,這幾天給我好好沉住氣,低調做人,千萬別給我再鬧出什么事情來,等我們的時機來了,那就是我們反擊的時候了,到時候你就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了。明白嗎?”

    楊大東連忙點點頭,道:“明白。”

    其實,這會兒楊大東的心里根本就什么都不明白,尤其是岳寶磊說的“時機”是個什么東西,他都聽不明白。

    ……

    下午五點半,高振宇準備收拾一下回家,當他走到市政府大門的時候,他突然看見了金仕潔正在保安室那邊拿著手機,好像是在跟誰打電話。以前,當高振宇遇到了這樣的情況時,他一定會上去跟金仕潔打完招呼然后再回家。就是要一起吃飯,那也得等金仕潔主動約他,然后他被動答應下來。但是這次,他的心里卻突然有了一種念想,那就是除了要上去跟金仕潔打個招呼,他還想請金仕潔一起吃個晚飯,然后順便向金仕潔請教一下市委方面關于劉書記對秦遠方看法怎樣。

    有了這么個想法,高振宇馬上屁顛顛地向金仕潔走了上去,恭恭敬敬地打著招呼道:“金秘書長,你好啊。”

    金仕潔這會兒剛剛將手機放回口袋,聽見了高振宇的招呼,就笑吟吟地回應道:“振宇啊,你好你好,你也才剛剛下班的吧?”

    高振宇等金仕潔將手機放回了口袋后,又笑吟吟地說:“金秘書長,是呀,剛剛才下班不久呢。哦,對了金秘書長,晚上有安排嗎?要是沒安排的話,我就請您一起吃個便飯吧。”

    金仕潔聽高振宇約自己吃飯,馬上就笑了起來:“呵呵,小高啊,你今天怎么就有時間請我吃飯啦?”

    高振宇道:“呵呵,金秘書長,我是一直都說請您吃飯請您吃飯的,可是一直以來都沒什么機會請您一起吃個飯,現在難得有這么個機會,所以還希望您賞臉啊。”

    金仕潔爽快地笑道:“是呀,難得有這么個可以吃你一頓的機會,我看我是不能放過才是,走吧,晚上我就吃你一頓吧。”

    高振宇馬上做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道:“謝謝金秘書長,謝謝金秘書長。”

    因為第一次請金秘書長這么大的領導吃飯,高振宇倒也不敢馬虎,像一些高級的酒店飯店他也不敢請,怕讓金秘書長覺得自己太高調了。而太低檔次的飯店自然也是不能去的,人家是堂堂的市委秘書長,請去一般的小飯店吃飯,顯然是不合適的。

    思來想去,高振宇還是開著金仕潔的車子,去了市區,在之前曾珊珊帶他去過一次的那家旋轉餐廳里,在那里請了金仕潔一頓。

    剛剛到了旋轉餐廳,剛開始要點菜的時候,高振宇的手機卻突然響徹了起來。高振宇將手機從口袋里拿出手機,剛剛想將手機掛掉,可同一時間里,金仕潔的手機也響徹了。于是乎,高振宇也就打消了掛電話的想法,對著金仕潔賠了個笑,便走到洗手間接電話去了。

    電話是吳佳玲打來的,她在高振宇接起了電話之后,就笑吟吟地說道:“振宇,你現在有空嗎?”

    高振宇道:“哦,佳玲啊,你現在打電話來,是有什么事情嗎?”

    吳佳玲道:“振宇,今晚我做了一些好吃東西,希望你到我這兒常常,你要過來嗎?要是你想過來的話,我就給你留著啦。”

    雖然在之前的時候,高振宇也曾因為吳佳玲背著自己和何大民還有來往而心里不爽,但現在聽到吳佳玲語氣中這種討好的語氣,他的所有氣兒也就一掃而光了,對著電話刻意地笑了笑,道:“佳玲啊,晚上我沒啥時間啊,要陪著領導去吃飯,所以……真是對不起啊……”

    吳佳玲道:“振宇,你說我們之間應該很長時間都沒有見面了吧?你這些天都很忙嗎?”

    高振宇道:“是呀,我是很忙,你也很忙嗎?我發現你……我發現你的時間好像也很緊的嘛。”

    “嗯,我這兩天的確是有點兒事情,本來我老早的時候就想約你出來聚聚的,但是最近的確是有點兒事情。”

    “呵呵,我現在是真的有點兒事情要處理一下,佳玲,要不這樣吧,我們下次約個時間見面,行嗎?”

    高振宇想也沒想,就對著電話答應道:“嗯,等我們都有時間了,我們再好好坐坐吧。”

    正當高振宇將要掛掉電話的時候,吳佳玲卻對著電話,道:“振宇,等幾天我想請你吃飯,到時候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于是乎,高振宇要掛掉電話的心思暫時打消,胃口被提了起來:“是嗎佳玲,你準備告訴我什么好消息啊?”

    吳佳玲的聲音卻沒有高振宇預料中的那么高興,只聽見她以一種很普通的語氣道:“振宇,我到時候再告訴你吧,既然你現在有事情,那你就先去忙吧。”

    掛掉了電話,高振宇在心里暗暗地想到,這吳佳玲到

    底是怎么了呢?為什么話說的好好的,語氣就發生了這么的的變化呢?

    飯菜點好了之后,金仕潔就笑吟吟地說:“振宇,我看你今天請我來這里吃飯,肯定是有事兒,對吧?”

    高振宇像是被人望穿了心事一樣,馬上不好意思地回應道:“金秘書……金老師,我找你來這兒吃飯就是一頓簡單的飯菜,哪能說有什么事兒啊?”

    金仕潔道:“我剛剛看了這兒的菜單,就咱們點的這些菜,加起來足有兩千吧?這都快是你半個月的工資了,你花了這么多的錢請我吃飯,難道就是簡單的一頓飯?”

    是的,這兒的飯菜是挺貴的。不過他之前在接待處因為幫侯大彪接近了鄭培源,從而在中間也撈了一筆,花這點錢對他來說,自然也算不了什么了。

    “呵呵,金老師啊,我說句實話,您別笑啊,要說是平時啊,我肯定是舍不得請人在這樣的地方吃飯。但是這幾天呢,我搞的股票啊,小賺了一筆,所以……嘿嘿,所以就想出來吃點好的,人嘛,總得要善待一下自己的嘛。”高振宇努力地想了一下理由道。

    金仕潔笑吟吟地說:“你呀,雖說真是炒股賺的錢,你也應該省著點花嘛。”

    高振宇道:“呵呵,金老師,你要是吃的開心,我覺得吃的再貴,那都是值得嘛。”

    因為之前強調了自己并不是有事兒找金仕潔的,所以在吃飯的過程中高振宇花了很大的勁兒,硬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讓向金仕潔打聽一下市委方面的信息。

    知道吃完了晚餐,兩人到了車上的時候,高振宇才接著發動車子的機會,壯著膽對金仕潔開口道:“對了金老師,我聽說市委最近好像是在招人的吧?”

    市委有沒有在招人,高振宇哪里知道,他之所以這么說,只不過是為了拋出這么一句話,和金仕潔把接下來的話題打開的目的。這也算是一種拋磚引玉吧。

    “市委要招人?”金仕潔不解地看著高振宇道,“你聽誰說的,你爸高師傅說的?”

    高振宇尷尬地笑了笑,道:“金老師,瞧您這話說的,我爸那人可是嘴嚴的很,他哪里肯把市委里面的事情跟我說啊?”

    金仕潔也不和高振宇糾結這個話題,她擺出了一副很認真的樣子,看著高振宇道:“振宇,我看你請我吃的這頓飯,肯定是有門道吧,你快跟我說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幫忙的?”

    “金老師,這個真沒有,你別多想啊。”

    金仕潔不以為然地說:“你小子,跟我還客氣啊?要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說的,那你可別藏著掖著,知道嗎?”

    高振宇心想,要是自己再這么糾結下去,肯定是會把和金秘書長說正事的機會糾結掉的,于是便馬上笑吟吟地說:“金老師,其實是這樣的,我最近挺想換個工作環境的,所以我也是一直在留意一些部門的情況,因為聽說了市委方面需要招人,所以……所以我心里就有些蠢蠢欲動的,因為金老師您在市委是……是個大管家,所以我就想到了向您證實一下自己聽到的信息是真是假。”

    金仕潔聽著高振宇突然說出的這些話,不由得笑了一下,道:“振宇,你在督查處干的不好嗎?為什么在督查處干的好好的,你卻想要換個工作呢?”

    高振宇怕金秘書長會多想,便很認真地解釋道:“金老師,我可沒有說我在督查處干的不好,只是……唉,畢竟這人總是有一點想要往高處怕的想法嘛,畢竟我一個年輕人在督查處那樣的地方,能夠學到的東西也不多,所以……呵呵,金老師,您能理解我此時的心情嗎?”

    金仕潔道:“理解,呵呵,我完全能夠理解你的心情,振宇啊,你有這樣的想法是對的,年輕人嘛,就應該多為自己的前程好好想想,這樣的話,今后走的路才順嘛。”

    高振宇不知道金仕潔說這些話的目的是什么,只好在一邊陪著笑。

    金仕潔道:“好啦小高,既然我已經明白了你請我吃這頓飯的名堂了,那以后市委方面要是有什么機會啊,我一定會好好幫你留意的。”

    高振宇連忙道:“呵呵,那我就謝謝金老師了。”

    金仕潔道:“謝我就大可不必了,我知道你是一個不一般的人,所以呀,我只希望以后你要是能夠飛黃騰達,可別忘了你金老師對你還不錯。”

    高振宇擺出了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道:“呵呵,金老師,您對我的好,我一定永遠記住。”

    和金仕潔說話對于高振宇來說,簡直是在打一場心理戰,現在這場戰爭都已經打得差不多了,高振宇也不敢隨便再說什么,陪著金仕潔又寒暄了一番,他的心思全部轉移到了車上,認真地開起了車來。

    ……

    送完金仕潔回家,高振宇的心情頓時空虛了起來。這段時間里,他的工作情況一直都是平淡無奇的,情感上又因為吳佳玲和陳曼妮這兩個女孩的緣故,使得他的心情極度的迷亂。特別是今晚送完金仕潔回家之后,他心里的空虛感,那可是一下子強烈了不少。而且就是今晚,他突然有了一種強烈的,想要找人一醉方休的欲望了。

    換做以前,高振宇心里可以找出來喝酒的人,除了吳佳玲就是陳曼妮了,可是現在他卻明顯地感覺到,自己和這兩個女生之間,仿佛有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糾葛,找這兩個女孩子出來喝酒,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高振宇翻動著手機上的通訊錄,經他那么一找,還真讓他找到了一個可以陪他喝酒的人。

    王飛兒。高振宇覺得,除了王飛兒,這會兒可真難找到一個可以陪他好好喝一通的人了。

    高振宇給王飛兒打電話后,卻被王飛兒告知,現在她已經在酒吧里喝了一個下午的酒了,并且還讓高振宇打車去她所在的那家酒吧送她回家。因為這么個緣故,高振宇連喝酒的心情也沒有了,到了酒吧,只是簡單地陪著王飛兒喝了兩杯,便拉著王飛兒回家。

    和王飛兒一前一后地離開酒吧,高振宇的心里更加郁悶,所以只是默默地向車上走去。可是當他走進車子里面的時候,王飛兒卻還現在外面,默默地站著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怎么啦小丫頭,過來,快過來吧。”高振宇輕輕地喚了一聲。

    王飛兒并沒有回應他,而是不緊不慢地向高振宇的車子走去,然后把車門打開,進入了車子后又有氣無力地關上門。整個動作依舊是魂不守舍的。

    高振宇覺得王飛兒應該是被剛剛那男的嚇壞了,所以現在才還沒有緩過勁兒來。

    “你沒事吧?”高振宇一邊啟動著車子一邊溫柔地問道。

    “嗯,我沒事,你放心開車吧,開快點,我心情不好。”王飛兒說話的時候完全像一個孩子。

    高振宇發動車子開了一定的路程,小心地問道:“小丫頭,你怎么了?感覺還好吧?”

    王飛兒苦笑道:“唉,我現在要是告訴你我為什么不高興,我看你也許會笑死的。”

    高振宇說:“啥意思啊?我怎么聽不明白呢?”

    王飛兒氣呼呼地說:“高振宇大叔,我過兩天可能就要回省城了,可是我不想會省城,你明白我現在的心情?”

    高振宇沉吟了一下,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我真不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回省城有什么了不起,至于這么郁悶嗎?”

    王飛兒道:“高振宇大叔,你怎么這樣啊你?一點兒同情心都沒有。”

    高振宇笑了一下,隨之解釋道:“我是說真心話,你這小丫頭現在的心情我可是一點兒也不理解,你說不就是回省城一下嘛,你至于這么郁悶啊?”

    王飛兒說:“你不知道,我爸爸給我在省城找個個工作,并且強行勒令我,一定要會省城上班,不然的話以后就斷了我的一切經濟來源,唉,我現在是被強行逼著去上班啊。”

    高振宇說:“是嗎?那你爸爸給你安排的是哪里的工作呢?要是好的話,你當然得好好去磨練一下啊。”

    “唉,工作是挺好的,但是我不想在省城上班,因為我希望在漢江市找個工作。”王飛兒攤攤手道,“畢竟我都在漢江市生活這么長時間了,再讓我回省城上班,我可不習慣啊。”

    高振宇又笑了笑,道:“既然你不想回省城,那就跟你父母商量一下唄,你在漢江市找個一樣的工作不就行了,只要你干的開心,相信你爸媽也會支持你在漢江市上班的嘛。”

    “按你這么說,我這點事兒的確不是事情,但我爸肯定不答應,要知道這次讓我進省城的銀行上班,我爸爸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啊,他能隨便讓我拒絕他的要求嗎?不可能的。”

    高振宇對王飛兒的話感覺有點稀奇,便笑著說:“對了小丫頭,你爸爸是什么人啊?怎么有辦法幫你進入銀行呢?”

    王飛兒喃喃著說:“哎呀高振宇,瞧你這說話的稀奇樣兒,難道去銀行上班很難嗎?我看沒啥好奇怪的。”

    高振宇應了一下,把車子停在了不遠處的一幾顆樹叢中。

    “在銀行上班的要求那是相當多的,不是你想進就能夠進的,得花不少的心思啊。”

    “唉,高振宇大叔,你能夠不跟我談這個話題好嗎。”王飛兒突然溫情款款地靠了上來。

    高振宇笑了一下,心里卻暗自揣摩王飛兒的父親是何方神圣,但是見王飛兒一副明顯的,不愿意跟自己多談的態度,他也不好意思再繼續下去,只好換了個語氣說:“那你希望我跟你談什么話題呢。”

    “高振宇大叔,你說我要是離開了漢江市到省城去,你會想我嗎?”王飛兒又喃喃地說了起來。

    “會吧,你這么乖巧,我一定會想你的。”

    “嗯,我相信你會想我的,這種感覺真好。”她又神神叨叨地說。

( 升遷暗影 http://www.lrytwn.tw/0/11/ ) 移動版閱讀m.shubao666.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升遷暗影》,方便以后閱讀升遷暗影力拉攏本地實力官力員(1)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升遷暗影力拉攏本地實力官力員(1)并對升遷暗影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乐时时彩下载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