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藏

3、98、日本、之行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三瘋妖孽 本章:3、98、日本、之行

    國內篇寫差不多了,也就是感情還沒交待,接著就是日本篇,離全書完本也沒有太多內容了。所以更新會相對放緩,也趕上了年關。

    感謝金桂冠非禮的打賞,謝謝!

    --------------------------------

    一個星期之后,王天一個人來到了日本。

    莫嵐在江浙并沒有找到她的叔叔,千島湖的寶藏始終也沒有發現蹤跡,王天盡管擁有異能,亦無法對這個沉睡了太多年的水國進行探訪。

    而趁著年關之前,王天打算去一趟日本,隨著珠寶店規模的擴大,王天珠寶生意已經甩手給下邊的經理人們。

    成長起來的午麗莎、安青兒、吳寧婉都可以獨當一面,包括莫嵐這個小丫頭也有了銷售的體會,只不過,王天在江浙的分店還是任用了從帝峰緣珠寶出來的鄧經理。

    雕玉堂的成功不可復制,也就在那么一兩個月之間,雕玉堂拔地而起,給到珠寶界一個震撼。

    可王天遠遠不想就此止步,日本,這個國度是王天很早之前就神往的地方。

    盡管國人對這個國家多少有著憎恨,但對于歷史,王天寧愿有一個以史為鑒,不斷向前的思想。

    而王天對于日本很多文化甚至是推崇的,比如日本的武士道文化,崇尚武力,方能強化人的體格。

    再有日本的漫畫,繪畫技藝,相比前者,王天這一次來到日本就是為了學習日本的漫畫技藝。他帶著一個希望,那就是振興中國的漫畫事業,當然這之前,還要虛心學習日本領先的地方。

    這幾天在日本,王天能夠心無旁騖地到各地拜訪學習。還在于前幾日,王天和蘇樂樂正式分手。

    盡管這份感情,王天特別珍惜,但是蘇樂樂給出分手的理由也很果斷,她說大學畢業了,兩個人有著不同的人生軌跡。所以相問一聲好,彼此過自己的生活就是了。

    王天道聽途說,是蘇樂樂到了一家大銀行,跟銀行的副行長有了**,所以。聽到這個消息,王天決定放手。

    不管如何,王天尊重蘇樂樂的意志,并且,王天也感覺到了,如今的自己事業皆在上升,實在沒有時間照顧蘇樂樂。

    事實也是如此,一個需要被照顧的女孩對于王天來說。根本不適合。

    走在日本東京大街,寬敞潔凈的地面不同于國內,而城市的繁華亦是感覺超過了亞洲所有的國家。

    甚至。比起巴黎來,這里似乎更有熟悉感,或者是因為都是亞洲人的緣故,恍惚間,王天覺得自己還是走在國內的街道。

    王天站在人群中,其實誰也不曉得他是中國人。而東京的男男女女,穿著時尚。濃妝艷抹,每個人臉上似乎都掛著一絲笑容。走路的節奏不快,甚至有些悠然,這在中國似乎不太能見到。

    王天這兩天尋找了兩個街頭藝人,跟著他們交流了一下繪畫藝術,但街頭才子的學習淺嘗輒止。

    王天這兩天下來,收獲甚微。

    本沒想著打擾村谷泰正,可一天一天這樣閑逛,似乎并不是王天想要的。

    見路邊有個趣味品店,一個漂亮的女人正站在門口擺性感,王天上一步征詢。“你好,美女,我想請問一下,你知道村谷泰正家嗎?”

    王天來日本前簡單學習了一下日文,基本的溝通沒什么問題。

    女人看了一眼王天,也聽出了他并非日本人。“你找村谷泰正?”

    女人好像知道這個名字,王天欣喜。“是的,我是他的朋友,您知道他?”

    “你找他做什么?”女人有些提防。

    “哦,我們在巴黎有見過,他邀請我來日本,可后來我忘記了他的聯系方式,所以才冒昧問你。”

    “這樣啊。”美女斟酌了下,卻還是指給了王天。“你順著東京道往北,然后北海道市場,到那里就不遠了,你在打聽一下。”

    王天盡管對東京不熟,可北海道市場,王天還是知道在哪里的。

    那個地方距離這特別遠,順著東京道一直往北,再到北海道,就這距離夠王天從濱海走到山塘了。

    “謝謝。”

    王天想想還是算了,打聽不到村谷泰正的地址,王天想干脆就找一下什么文藝機構,繪畫機構什么的。

    自己的目標還是學習漫畫,最好能夠找到宮崎駿老師,或者哪位漫畫老師,至于和村谷泰正見不見面,倒是其次。

    王天想好之后,隨手招了一輛出租車,告訴司機去最近的文藝機構時,司機熱情地帶著王天上路了。

    在車上,王天更能領略東京的繁華,這里每過一段路就會看到一些神社寺院,不管是街頭還是巷尾,總之處處彰顯著興盛。

    而穿梭一段段路,王天最后停在了東京商業區銀座,銀座是在舊東京,也是舊東京十五區的管轄范圍。

    很多藝術機構,也都是在這個區域生存,發展。

    王天打聽之后,就到了銀座的15樓,在這里有一個漫畫中心,在東京喜歡漫畫藝術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可以到這里交流。

    王天上來之后,一個八歲的小男孩操著一口流利的日語,手中還捏著一幅柯南的漫畫,站在門口。

    正在跟另外一個有五十多歲的男子理論。

    他們看得出是在討論漫畫,小男孩的意思應該是這畫還有一些不完善的,而那五十歲的男子聽得興致勃勃,似乎完全沒有瞧不起眼前小男孩的意思。

    在東京,藝術是第一位的,沒有人去關注你的年齡,身份,在藝術面前,人人相等。

    或者,想要排名,有個尊卑也只可能是在藝術本體上。

    若不然,這八歲男童眼神之中也不可能如此驕傲。

    “你好,打擾一下。”

    在東京,禮節是免不了的,就算是那男孩說五十多歲的男人,說幾句也還要表示一下歉意。

    這種禮節下,大家才不會發生矛盾,相互也多了幾分體諒。

    小男孩看見王天,朝著王天微微點了點頭,“嘿,你好。請問有什么可以幫到你的?”

    “真是不好意思,我是來自中國的,我一直都很崇尚你們的漫畫藝術,這次來也專程想要拜師學習一下,我素聞宮崎駿老師,他的漫畫在我們中國家喻戶曉,所以我想問一下,你們知道宮崎駿老師的住址嗎?”

    全世界來拜訪宮崎駿的不知有多少,總不能誰來都告訴他宮崎駿的家。

    可是男孩還是很有禮貌的。“這位先生,你好,我十分抱歉可能我不能告訴你他的家在哪,但是宮崎駿老師每隔一個月就會來這里一趟,如果你真的有心的話,可以每天來這里,到時候自會見到宮崎駿老師。”

    “那我多問一句,宮崎駿老師上個月什么時候來的?”

    “已經有二十天了,應該再有十天他就會來。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這里也很歡迎你共同探討學習,我們這里也還有其他國家來的漫畫愛好者。”

    男童指了指房間,王天湊一眼進去,果不其然,這里邊人很多。

    甚至,只是驚鴻一瞥,王天還看見了有幾個金發碧眼的外國人。

    看來,學習漫畫的果然很多人,而日本的漫畫也早已經傳遍世界,成為了一章文化名牌,深為世人認可。

    王天不就是想著學習這種漫畫技藝,到時候發展國內動漫事業,自然可以先留在這好好跟著大家學習,十天,再等到宮崎駿老師,拜師他,那樣更有底。

    走近這個房間,里邊有兩百多平不到三百平,地方不小,可聚攏的人也不少,男女老少得有四五十個人。

    四五十個人是正常裝束的,還有七八個人是cosplay,他們打扮的樣子全是動漫里邊的人物,惟肖惟妙的裝扮起來,再進入創作中繪畫,感覺他們畫出來的東西更形象了。

    王天一時間就被這里的氛圍吸引,上前,鉆進了這些漫畫當中,無法自拔。

    殊不知,王天一個中國人進來,也惹來不少人的關注,但是這些人看過后都回到自己的工作里,或微笑致意,但唯有一個人眼睛死死盯著王天,至少有一分鐘,她還有挪移目光。她驚訝,恐慌,為什么到了日本終究還是逃不開他。(未完待續)

( 藝藏 http://www.lrytwn.tw/2/2424/ ) 移動版閱讀m.shubao666.com


如果您喜歡,請把《藝藏》,方便以后閱讀藝藏3、98、日本、之行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藝藏3、98、日本、之行并對藝藏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快乐时时彩下载助手